野外网分为最新热点 实时资讯 娱乐八卦等希望您能喜欢!

野外网



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最新热点 > 文章内容

副校长雇黑公司讨债 老师头被塞马桶

野外网

副校长雇黑公司讨债 老师头被塞马桶

近日,一则“龙港某小学副校长限制他人自由,暴力索债”的微信,引起社会关注。文中称,受害者是温州市苍南县龙港镇某小学的老师,而教唆打人的竟是其所在学校的副校长和同事。这则微信传闻又是否属实呢?本报记者对此进行了采访。本报记者

受伤老师

“打了我三四个小时,实在受不了了”

在温州市苍南县龙城中医院,记者找到了微信中那位挨打的老师,他姓黄,40多岁,苍南人。

黄老师告诉记者,5月16日中午11时许,他下班后在校门口遇到两名壮汉,对方一左一右架住自己,说是有债务上的事情要谈。黄老师被这阵势给吓住了,但很快就冷静下来,向对方提出先让他把孩子送回家,对方同意了。

“当时车子是由我来开的,一名壮汉坐在副驾驶座上。”黄老师说,送完孩子回家后,他们来到了离学校不远的一处咖啡厅的包厢内。

过了一会儿,又来了一名壮汉,拿出了一张追债委托书,落款是李副校长的签名。

接着,三人打电话叫来了自己学校的李副校长,并当面扇了黄老师一巴掌。黄老师意识到自己碰上了讨债公司。

按黄老师的说法,在李副校长走后,那些壮汉开始对他“动刑”,下手是越来越狠。不仅扇巴掌,还对他拳打脚踢,甚至把他的头塞进了马桶里。后来,还让他当“人肉靶子”,壮汉们用筷子当飞镖丢他……

“他们打了我三四个小时,我实在受不了了,他们让我写抵押协议,把我这辆从姐姐那里借来的车抵押给他们。”黄老师说,当时他只能被迫答应,后来找到机会报警才逃离了魔掌。

据黄老师的主治医生介绍,黄老师右顶部头皮挫伤、上腹壁软组织挫伤、右上胸及右前臂皮肤抓伤,其余身体部位是否有伤还在进一步观察。

李副校长

钱追不回,实属无奈才找“讨债公司”

随后,记者致电李副校长。然而对于此事,李副校长却有不同的说法。

李副校长说,原先,他跟黄老师的关系很好,他自己虽然没钱,但前年还是到宁波银行贷款并借钱给黄老师。后来,他知道了黄老师借了很多人钱的事,他跟黄老师商量过,银行还款期年底(2015年)要到了,黄老师说会先还10万元,另外10万元在2016年元旦后归还,他体谅黄老师的难处,也就同意了。可到了还款期,黄老师一分钱也没拿出来,为了避免逾期,他只好自己去借高利贷还银行的钱。

不仅如此,接下来的日子,对还款一事,黄老师总是一拖再拖,他跟其他债权人多次向黄老师催要,可依然没能要到钱。

后来,在朋友的建议下,李副校长找到了讨债公司。“一开始我也担心这样会不会出问题,可朋友说这家公司是合法注册的。”

而对于黄老师所说的“壮汉当李副校长面扇了他一巴掌”,李副校长坚称,没看到打人,非法拘禁的说法也是很莫名其妙的。在黄老师报警后,他也问过讨债公司的人,对方说当时他们是“边吃边聊”。

龙港警方

已立案,黄老师伤势鉴定为“轻微伤”

黄老师所在学校的陈校长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确认了黄老师与李副校长及庄老师之间的债务情况。“黄老师不仅欠了李副校长的钱,还欠了学校20来名老师的钱,总额大概有300万元,加上欠银行和校外人员的钱,总计1200万元。他特地到黄老师家协调过,黄老师向他解释,自己是投资失败,加上为朋友担保被迫担责等原因,欠了不少钱,为了还钱,他又借了很多钱,结果才越欠越多。”

对于“副校长雇佣打手暴力要债”一事,陈校长表示事发当天已经接到黄老师的电话。“事发后,学校领导班子去看望过黄老师,我已经批评了李副校长的做法,要债应该走合法的途径,比如向法院起诉,他这样的做法确实过激了。”

随后,记者向苍南警方了解到,目前,苍南县公安局龙港分局对已经立案。目前,黄老师的伤势鉴定结果已经出来了,为“轻微伤”,案件正在进一步调查处理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