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外网分为最新热点 实时资讯 娱乐八卦等希望您能喜欢!

野外网



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最新热点 > 文章内容

被一封信揭发现实版“潘金莲杀夫”

野外网

被一封信揭发现实版“潘金莲杀夫”

一口枯井,杂草丛生,可就在这落满泥水的枯井中,却尘封着一段十年前的“潘金莲谋害亲夫”案。今天,且听长安君给你讲述,一封检举信解锁的命案真相——

  一封虚虚实实的检举信

  2016年8月底,河北省张家口市涿鹿县监狱驻狱检察室收到了一封举报信,信是由服刑人员赵某写的,反映他的盗窃罪同案犯张某曾涉嫌杀害了一个叫张荣珍的人。

  很多服刑人员为了减刑都会检举他人的余罪,其中很多都是捕风捉影的事。那这封信是真的还是假的呢?这封信总共不到200字,却披露了很多细节。比如张某在讲述杀人过程后,曾带赵某到抛尸的那口井边现场指认,还说自己杀人后在井边连续烧了三晚的纸,求死者的灵魂饶恕自己;张某还担心自己被灭口,嘱咐赵某一旦出事就帮忙报案。

被一封信揭发现实版“潘金莲杀夫”

  接到这封信的是驻监狱检察室主任闫飞,当时刚刚上任三个月的他,曾是张家口市检察系统“十佳公诉人”,凭借他多年在张家口市检察院工作的侦查和公诉经验判断:“信里的内容有一定的可信度。”

  在与写检举信的赵某的接触中,闫飞的推测得到了证实。赵某说曾经几年前就写过揭发张某的信,只是当时没有得到重视,已经想放弃了,后来新上任的闫飞和检察官郝向忠深入监区走访,与服刑人员谈心,鼓励他们举报深挖余罪,赵某经过了很长时间的思想斗争才写的这份检举信。

  同时,另一个线索浮出水面。

  根据赵某提供的另一名同案犯的线索,检察官找到了知情人叶某,叶某讲述了他知道此事的经过:2006年夏天的一个晚上,叶某提醒张某现在是逃犯,不要住在于某的家里,别让她给告了。张某说:“她不敢”。叶某问:“有啥不敢的?”为回答这个问题,张某讲述了自己与涿鹿县某村的“毛眼”(钱某)、于某和于某的母亲一起将“大黄四”(于某的丈夫张荣珍)弄死了的事。还说是先喂安眠药,再“几个人一起用被子捂死”,最后开着钱某的三轮车将尸体扔到一口废井里。

  案件真实存在的可能性越来越大,检察官立即前往被害人张荣珍以前住的村子秘密走访。

  经了解,被害人张荣珍是与于某结婚一年后,即2005年便失踪了,至今杳无音讯。于某26岁初婚,育有一女,6年后离异,与涉案人员张某、钱某均有不正当男女关系。再婚后,她与丈夫张荣珍感情并不融洽,经常吵架。

  走访当地公安机关后,得知:张荣珍失踪11年来,并没有家人和亲属报案,因此没有立案。2012年,公安机关曾根据赵某的举报进行过调查,但由于张某在逃、于某的母亲去世、钱某半身瘫痪等原因没有刑事立案。

  检察官随即调阅了相关案卷,调取了于某与张荣珍的结婚证明和相关人员的户籍证明,联系当初办案的民警了解情况,又到抛尸现场实地勘查,对嫌疑人的犯罪动机和作案过程进行了推演。

  十年后尸骨重见天日

  2016年9月,通过大量的调查工作,驻狱检察室确认了举报信息基本可靠,并将调查情况书面报告给张家口市检察院。市院领导随即指示立即启动刑事立案监督程序,由驻狱检察室和公安机关刑侦部门组成联合专案组,先秘密进行打捞尸体的工作。张家口市检察院副检察长孟庆荣与市公安局刑侦支队负责人抵达涿鹿县,督导开展案件侦破工作。

  为确保尸体打捞工作万无一失,检察官建议:做好打捞前的防护工作;邀请全市最好的专业打捞团队参与;打捞工作采取全程同步录音录像进行;事先对张荣珍的亲属进行血样采集,一旦尸体打捞出来,第一时间送往鉴定部门进行DNA比对,以确定死者身份。

  2016年11月10日清早,天上下起了入冬来的第一场大雪,闫飞和郝向忠陪同张家口市蓝天救援队6名专业打捞人员,来到抛尸的井边。

  那是一座废弃的大口井,井深达35米,井口直径约1.5米,坐落在村南2.5公里处。由于长期荒废,井底已经堆积了1米多深的浮尘。上午8点半,救援队员深入井底,轮番作业,开始清理厚厚的积尘。6个小时过去,井下终于传来消息:“找到了!”

  下午2时10分,随着第一块尸骨打捞出井,闫飞和郝向忠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打捞前的忐忑不安和野外作业的寒冷饥饿一扫而光。第一块尸骨出井时,纷纷扬扬的雪花停了下来。

  下午4时30分,170块尸骨被打捞出井。冥冥中似乎有天意,尸骨全部打捞完毕后,天空放晴,光照大地。

  “作为一名检察官,能为11年前的一桩命案昭雪,我感受到这个职业的神圣和光荣。”闫飞说。

  现实版的“潘金莲谋害亲夫案”

  第一块尸骨出井后,专案组决定对于某、钱某实施抓捕。

  “知道迟早都会有这一天。”面对侦查人员,于某和钱某几乎没做任何抵抗就开始交代犯罪事实:

  于某和张荣珍属于半路夫妻,结婚前各有一次婚史。2004年5月,两人登记结婚。婚后不和,经常吵架,张荣珍动手打过于某,于某怀恨在心,并将心中的委屈和不满倾诉给从小一起长大的钱某和另外一个村的张某。两人都和于某有两性关系,也都梦想着和于某做长久夫妻。2005年5月,三人一起密谋,伺机将张荣珍杀掉,并进行了分工准备。

  半个月后,张荣珍从煤矿干活回来。于某撺掇着张荣珍请张某吃饭,在张荣珍同意后,又以钱某经常来家里帮忙干活为由,提出让钱某也来参加。吃饭过程中,按事先计划,他们在张荣珍喝的酒里放了治疗癫痫的“迷糊药”。在张荣珍“迷糊”了之后,张某、钱某和于某三人用绳子将张荣珍勒死,并把尸体放到了猪圈里。当晚,张某、钱某留宿于某家。第三天,三人将尸体扔进村外一口废井,然后将张荣珍的全部衣物放上汽油烧毁,因为担心警犬会嗅到枕头上留有其他男人的气味,还特意把于某的枕头也一起烧掉。

  可笑的是,张荣珍死后,钱某、张某未能如愿与于某一起结婚生活。钱某为此多次半夜到于某家大闹,张某也心生怨气,以“说出去”相威胁勒索于某的钱财。于某先后付给张某七千多元,后因实在无力支付,便对他说:“你想说就说吧,反正现在过得也提心吊胆的,不怕你说出去了。”两人不欢而散,从此再无联系。

  张荣珍遇害一年多后,他的亲戚来找过他,狡猾的于某说:“我还没跟你们要人呢,你们倒来找我要了,他人到哪去了我不知道!”并随后带着女儿到张荣珍六弟家要人,想通过闹的方式,撇清张荣珍失踪与自己的关系。

  再狡猾的“狐狸”也逃不过猎人的眼睛

  “他们为什么帮你杀人?”“都想跟我过日子,所以愿意帮我这个忙。”“你有什么责任?”“往啤酒里下药(他们)之前和我说过,我没有制止。用绳子往死里勒张荣珍的时候,我没有报警,也没有喊叫求助。”

  于某虽然承认了谋杀事实,却把主要责任全推给张某、钱某。面对狡猾的“狐狸”,猎人们自然不会掉以轻心。在野外作业10余个小时打捞完尸体后,闫飞赶到公安机关审讯现场与公安干警吃住在一起,共同研究制定了包括审讯在内的工作方案。

  闫飞认为,于某口供自相矛盾,有避重就轻之嫌,“既然她说张某是主谋,为什么她还会给张某7000元钱?”他提醒审讯人员从于某被勒索钱财这一事实入手,攻破其心理。办案民警加强了有针对性的讯问,于某这才承认,在作案20多天之前,她和张某、钱某进行过一次密谋,三人商定了杀人方式和预谋实施的细节,并进行了分工。于某供述,自己为实施谋杀做了精心准备,先是鼓动张荣珍请张某喝酒,又在即将吃饭时提出请钱某来喝酒,打电话请钱某来吃饭时还特意说了句“东西已经准备好了”。席间,张某特意来到正在炒菜的于某身边,说药已经下到酒里了,于某听后不动声色。

  闫飞和郝向忠还发现张荣珍曾有一辆红色面包车,遇害后,他这辆在当时价值不菲的车不见了。新线索为一线审讯人员提供新的思路。此前,公安机关将杀人动机锁定在情杀,没有注意谋财情节。经检察官提醒,犯罪嫌疑人的谋财动机被发掘出来。

  针对于某、钱某在供述作案细节上存在的避重就轻问题,在检察官的建议下,公安机关很快找到了藏在钱某家里用来运送尸体的农用三轮车。

  2016年12月9日,经公安部DNA鉴定,确认死者正是张荣珍。至此,隐藏11年之久的杀人抛尸案成功告破。

  “谢谢检察官,我不是为了立功减刑,只想证明自己没有说谎。”得知案件成功告破的消息,举报人赵某对检察官说。

  编后

  赵某写了举报信,但毕竟只是一条线索。从线索到成案,还需要调查,需要研判,任何一点失误和懈怠,都可能让刚刚现出一点曙光的案件重归沉寂。赵某几年前就揭发过张某,但未引起重视。如果此次还是同样结果,心灰意冷的他,或许会选择让真相烂在肚里。发生在2005年的杀人案,十多年后告破,就如同深井寻尸后的雪停天晴。受制于各种现实条件,部分案件不能及时侦破,是我们不得不面对的无奈,但这不能成为放弃对公正追求的理由。不放过任何一个线索,穷尽一切可能的手段,一些陈年积案或将柳暗花明。政法干警一直在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