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外网分为最新热点 实时资讯 娱乐八卦等希望您能喜欢!

野外网



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最新热点 > 文章内容

摩苏尔生还者死刑前的最后60秒

野外网
摩苏尔生还者死刑前的最后60秒

7月9日,伊拉克总理阿巴迪宣布,伊政府军在摩苏尔战役中取得胜利。对于在IS统治和军事袭击中活下来的人们,躲子弹的日子陆续结束,然而重返日常生活的挑战才刚开始。图为Abdullah坐在大门紧闭的家里,回忆起被IS羞辱的经历。当地被IS占领后的一个周五,他去清真寺参加IS的强制布道活动时迟到了,结果IS成员把他拉到街上,当着所有邻人的面鞭打。他说,“自那以后我关上前门根本不出去。”(本期由华夏银行特约)
摩苏尔生还者死刑前的最后60秒
留在交战区的伊拉克人每天面对着死亡的威胁。Zanoun是3月17日美军空袭的屈指可数的幸存者之一。有超过100人在那次空袭中丧生,他在碎石中被困了5天。4月8日,他躺在病床上等待接受下一次手术。Felipe Dana/摄
摩苏尔生还者死刑前的最后60秒
4月2日,Mahmoud Salem Ismail跪在摩苏尔东部的家里祈祷。在3月17日的空袭中,他失去了14名亲人。空袭发生后,他第一个找到了侄子的尸体。随后,看着救援人员从妹妹的房屋废墟中拖出越来越多的尸体,Ismail绝望得崩溃倒地。Felipe Dana/摄
摩苏尔生还者死刑前的最后60秒
3月23日,家人和朋友在Abdullah的葬礼上一起祷告。伊拉克安全部队夺回摩苏尔东部后,一个IS狙击手试图逃往IS控制的摩苏尔西部,逃跑途中将Abdullah打死。Felipe Dana/摄
摩苏尔生还者死刑前的最后60秒
Zahara坐在店里举着IS给她的身份证明,突然开始哀嚎,她的生活可能永远无法回到正常了。这位曾经富裕、受尊敬的女人,已经被IS变成了一个乞丐。Zahara的丈夫和儿子都是拉马迪市的警察兼养羊户。作为警察中尉,Zahara的丈夫在IS一进入拉马迪的时候就被列为袭击目标。但是他对此一无所知,还在农场和儿子一起阻止IS成员偷羊。Zahara说,“所以他们抢走了羊,然后把我丈夫和两个儿子的头割了下来。”IS成员随即转向她,说有个苏丹老头缺老婆,想要把她卖给他。当她拒绝的时候,两个IS女人把她带走毒打了三天三夜,然后把她扔到400公里外郊区的这家钢铁店面里。没有朋友,没有金钱来源,Zahara在这里生存了两年,靠乞讨和吃垃圾为生。她所持有的唯一身份证明来自IS,而不是政府,这意味着她无法通过拉马迪市的关卡回家。
摩苏尔生还者死刑前的最后60秒
一个女人刚刚从摩苏尔老城逃出来,在亲戚怀里大哭起来。他们即将被安置到城市的西部工业区。Fadel Senna/摄
摩苏尔生还者死刑前的最后60秒
7月3日,仍有200余名IS恐怖分子在摩苏尔老城负隅顽抗。在IS成员发动自杀性炸弹袭击后,幸存的平民们在逃跑的时候脱掉衣服,以证明自己没有携带爆炸物。
摩苏尔生还者死刑前的最后60秒
根据伊拉克难民和移民部的统计,摩苏尔收复战自发动以来,已有96万平民流离失所。一些幸运的袭击生还者逃到难民营寻求庇护,那里有政府军把守。对于他们来说,政府军关卡就是安全的象征。4月11日,摩苏尔西部,在袭击中失去家园的伊拉克人蹲在难民营门口,等待部队的安全检查。曾经有IS成员借助头巾和长袍遮掩企图发动自杀式袭击,之后安检便越来越严格。Suhaib Salem/摄
摩苏尔生还者死刑前的最后60秒
2017年1月24日,伊拉克军方宣布解放摩苏尔东部城区。随后摩苏尔东部生活开始返回正常,衣服和手机成为了市场上卖的最快的东西。在IS统治下穿了两年半黑衣后,女人们在难民营里甩掉了双层面纱、手套、平跟鞋和长袍,购买能找到的最鲜艳的衣服。
摩苏尔生还者死刑前的最后60秒
IS禁止男人修剪头发和胡须。当IS撤离后,理发成了摩苏尔周围营地里大受欢迎的生意。
摩苏尔生还者死刑前的最后60秒
手机也是被IS禁止的。Khazer营地里,买卖手机在逃脱IS控制的人群里重新流行起来。
摩苏尔生还者死刑前的最后60秒
在Jad'ah营地,被从IS控制区解放出来的孩子们学会了新的歌,正一起拍手唱。有阿拉伯字母歌,伊拉克国歌,还有一些关于爱和尊敬的歌。“之前,孩子们总是画有火箭发射器的汽车,”一位父亲说,“现在他们画花朵。”
摩苏尔生还者死刑前的最后60秒
两位穿着鲜艳的女性,Maryam和Farah讲述了她们逃到政府军关卡时的心情。一个士兵让她们脱掉头巾和长袍进行安全检查。她们欣然应允,并问要如何处置这些令人憎恶的衣物。士兵建议把它们丢到火堆里烧掉,她们立马这样做了。她们说,“那一刻我们对自己说,我们进入新生活了!”
摩苏尔生还者死刑前的最后60秒
17岁的Saud在难民营梳着时髦发型。IS要求每4个男孩里就有3个归顺他们。Saud的堂兄弟参加了恐怖小组,想劝Saud也入伙。但Saud选择靠在黑市卖香烟生存。他曾经5次被IS的“钓鱼行动”逮住并惩罚。第5次被抓的时候,他被判了死罪。行刑地点是足球场,Saud的堂兄弟在那催促刽子手用刑。50个被判死罪的人在那里等待他们的命运。Saud说,“我以为我死了。我眼看着前面一批人的脑袋被砍下来。人们的尸体被当场埋在50米大坑里。接着,不知道为什么,掌权者在最后一分钟下达了特赦。”Saud从夹缝里活了下来。
摩苏尔生还者死刑前的最后60秒
4月5日,摩苏尔东部,Sultan和儿子坐在难民营帐篷里。Sultan6岁的儿子饱受噩梦折磨,听到飞机的声音就会大哭。去年一次爆炸中,他眼睁睁看到堂兄弟死在眼前,父亲则受了伤。在伊拉克,多年战争所造成的精神创伤已经成为流行病,需要心理治疗的人数远远超过了国家有限的治疗资源。Yesica Fisch/摄
摩苏尔生还者死刑前的最后60秒
4月14日,补给车开进安置营,人们纷纷追着车跑,想要先拿到援助物资。Muhammad Hamed/摄
摩苏尔生还者死刑前的最后60秒
在Ashiti难民营,Yousef搭建了自己的小商铺,每天能挣20美金左右。他原本在Qaraqosh镇开店,IS进入摩苏尔时,Nashwan和妻子以及4个孩子逃出家乡。“我们以为事情很快解决,两三天就可以回家了,于是把所有家产,现钞与黄金,都留在了店内。”他说,“当生活恢复正常,我将重返家乡,重建我那遭损毁的房子。哪怕是在自己家前搭个帐篷,我也要回去。”
摩苏尔生还者死刑前的最后60秒
随着伊拉克军队收复摩苏尔失地,一些难民开始陆续返回家园。图为即将离开难民营回家的Rahma哭着跟营地的亲人道别。
摩苏尔生还者死刑前的最后60秒
离开营地前,Abudullah和家人一起享用午餐,随后他们就要返回摩苏尔。
摩苏尔生还者死刑前的最后60秒
女人们登上大巴,等待被政府军从Khazer营地护送回城里。
摩苏尔生还者死刑前的最后60秒
57岁的Yunus站在自家客厅。他感谢神明,因为一枚IS“地狱”导弹射中他家屋顶后被弹开,并没有将房屋炸毁。
摩苏尔生还者死刑前的最后60秒
摩苏尔西部一家人在打扫卫生,他们刚刚回到被汽车炸弹袭击过的家。Ivor Prickett/摄
摩苏尔生还者死刑前的最后60秒
57岁的Sarhan回到家,从房子的废墟向外望去。
摩苏尔生还者死刑前的最后60秒
5月2日,摩苏尔男人们坐在小店里抽烟聊天。Suhaib Salem/摄
摩苏尔生还者死刑前的最后60秒
摩苏尔的努里大清真寺有超过800年历史,寺旁的倾斜尖塔是摩苏尔的地标。6月22日,大本营即将失守的IS对努里清真寺发动了炸弹袭击。图为清真寺被炸毁前两周,幸存民众在倾斜尖塔旁走过。
摩苏尔生还者死刑前的最后60秒
7月1日,一名无家可归的女人坐在努里大清真寺废墟旁。
摩苏尔生还者死刑前的最后60秒
6月27日,摩苏尔西部前线,一个伊拉克士兵在战车里与白鸽对视。Erik De Castro/摄
摩苏尔生还者死刑前的最后60秒
7月3日,一名伊拉克反恐部队成员在摩苏尔老城的废墟里下跪祈祷。
摩苏尔生还者死刑前的最后60秒
7月2日,伊拉克陆军参谋长al-Ghanimi(左三),反恐行动指挥官al-Asadi(左二)和行动总指挥Yarallah (左一)在努里清真寺合影。AHMAD AL-RUBAYE/摄
摩苏尔生还者死刑前的最后60秒
摩苏尔老城里,联邦警察和孩子一起跳舞,庆祝解放摩苏尔的战斗即将结束。AHMAD AL-RUBAYE/摄
摩苏尔生还者死刑前的最后60秒
有一些东西可以被战火毁灭,但有些东西不会消失。伊拉克小提琴手Mukdad曾在IS控制下生存了两年半,那时所有音乐都被禁止,他们毁掉了他的乐器。政府军夺回东部区域后,Mukdad回到神庙开了演奏会。琴声在战火中声响起,他说,“我们想要快乐。”Muhammad Hamed/摄
摩苏尔生还者死刑前的最后60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