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外网分为最新热点 实时资讯 娱乐八卦等希望您能喜欢!

野外网



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历史天空 > 文章内容

光复河西的大唐归义军节度使张义潮

野外网
光复河西的大唐归义军节度使张义潮

光复河西的大唐归义军节度使张义潮

张义潮统军出行图

“河西沦落百余年,路阻萧关雁信稀。赖得将军开旧路,一振雄名天下知”,他是大唐历史上不世出的英雄,一片孤忠,感天动地,他是大唐历史上声名赫赫的将军,光复河西,功在千秋,张义潮,心怀故国的好男儿,他是大唐军人的骄傲,他是华夏后人的楷模。根据《张淮深碑》的记载,张义潮出生于贞元十五年(公元799年)前后,死于咸通十三年(公元872年),享年七十四岁,他的一生,波澜壮阔,风云激荡,为晚唐的天空抹上了无比绚丽的色彩,虽然残阳如血,却光芒万丈。

张义潮是今天的沙州敦煌县神沙乡人,祖籍南阳,他的父亲张谦逸曾在唐朝做过工部尚书,张家世居河西,在沙州乃是冠盖望族。根据史料的记载,在张义潮的上面至少还有一个哥哥和姐姐,哥哥名叫张义潭,是张义潮接班人张淮深的父亲,后来自愿入大唐为人质,终老于京城长安,姐姐名叫张媚媚,出家做了尼姑,法号了空,在敦煌莫高窟第156号窟的供养人像中有一位比丘尼,就是了空的画像真身。

张义潮所在的沙州(今敦煌),位于河西走廊的西端,而河西走廊是唐王朝经营西域的根据地,维持着东西方贸易的源源不断。唐太宗贞观年间,沙州隶属陇右道,唐睿宗景云年间,陇右道分为两道,沙州隶属其中的河西道。天宝十四年(公元755年),“渔阳鼙鼓动地来,惊破霓裳羽衣曲”,三镇节度使安禄山打着奉密诏诛杀杨国忠的旗号,在范阳起兵造反,一路长驱直入,占领了河北的诸多郡县。唐玄宗举措失当,导致潼关失守,长安门户大开,只得前往蜀地避难,在这种背景下,河西、陇右的精锐之师奉诏勤王,大部离开了驻守的地方。

河西、陇右唐军兵力的空虚,让一直虎视眈眈的吐蕃有了可乘之机,开始逐步蚕食大唐的地域,从乾元元年(公元758年)到广德二年(公元764年),唐军在孤立无援的情况下苦苦支持,凉州、瓜州相继陷落,沙州成为唐军在河西走廊的最后一个据点。张义潮出生的时候,吐蕃军队正在围困沙州,城中军民众志成城,坚守了十一年之久。当时的沙州刺史周鼎眼见待援无望,想要焚城东奔,遭到部众的强烈反对,都知兵马使阎朝缢杀周鼎,带领军民继续抗击吐蕃。军中缺粮,阎朝贴出告示,“出绫一端,募麦一斗”,民众踊跃响应,直到唐德宗建中二年(公元781年),沙州才因弹尽粮绝,沦于吐蕃人之手。阎朝在投降之前与蕃将绮心儿郑重约定,不让沙州民众流离失所,这样,张氏、李氏等汉姓大族得以保全下来,成为日后光复河西的火种。

沦陷后的河西、陇右百姓处于水深火热的民族压迫之中,被吐蕃奴隶主一概视为贱民。汉人走在大街上,见到吐蕃人必须弯腰低头,不许直视。吐蕃人的风俗是贵壮贱老,汉人老弱面临全部杀光的悲惨境地,“断手凿目”,视同牲畜。为了断绝汉人与大唐的血脉联系,吐蕃奴隶主严禁汉人穿着汉族服装,要求他们象吐蕃人那样,辫发左衽。每到元旦这天,汉人穿起久违的汉家衣裳,祭祀自家祖先,都忍不住放声痛哭,向着大唐的方向遥拜,表达自己的无尽思念。德宗年间,唐使韦伦从吐蕃返回长安时路过河陇,看见当地的汉人百姓虽然身裹裘,却在一直在偷看唐使,他们泪流满面,盼望王师能救民于水火。开成年间(公元836年—公元840年),唐使前往西域,路过沦陷已久的甘、凉、瓜、沙等州,汉人百姓见到大唐使节的旌节,都激动万分,他们夹道欢迎,悲喜交加,“皇帝还记得身陷吐蕃的汉人吗”,虽然已历数代,当地汉人仍然心念故国,自认为是大唐帝国的子民,这种雄厚的民众基础,为张义潮光复河西预备了最大的可能性。

关西民风一向骠悍,张义潮自幼习文练武,成长为文武双全的一代佳弟子。他对安史之乱中横遭陷害的名将封常清十分崇拜,立志以封常清为榜样,曾一笔一画地抄写《封常清谢死表闻》。他对吐蕃奴隶主残酷压榨汉族百姓的现状极为不满,曾手抄《无名歌》,对河西百姓寄予深切的同情,“天下沸腾积年岁,米到千钱人失计。附郭种得二顷田,磨折不充十一税”。

此时,唐帝国实施了李泌提出的战略,联合回鹘汗国和阿拉伯帝国,狠狠打击吐蕃的嚣张气焰,南诏重新成为大唐的藩属,共同构筑了针对吐蕃的包围圈。唐武宗会昌元年(公元841年),吐蕃遇到严重饥荒,出现了“死者相枕藉”的局面,唐武宗会昌二年(公元842年) ,吐蕃达磨赞普被僧侣刺杀,却没有儿子继承王位,王后立自己三岁的内侄为新任赞普,遭到吐蕃国内的强烈反对,从此兵连祸结,吐蕃陷入了无日或休的内乱之中,内忧外患,国力急速衰退,沙州汉人抓住时机,在张义潮的领导下,于大中二年(公元848年)揭竿而起,一举光复了沙州。义军打退了吐蕃军队的多次反扑,在沙州建立了汉人自己的根据地。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藏文书籍中也承认,“喻如一鸟飞腾,百鸟影从,四方骚然,天下大乱”,吐蕃权臣论恐仍掌握吐蕃大局之后,对河西走廊地区的汉族百姓展开了残酷的报复,“大掠河西鄯、廓等八州,杀其丁壮,劓刖其羸老及妇人”,激起了汉族百姓的强烈愤慨,汉族百姓再也不愿充当吐蕃人的顺民,他们浴血奋战,全力支持张义潮收复整个河西走廊。为了向大唐传送光复故土的消息,取得中央政府的军事支持,张义潮派出了十队使者,带着相同的文书,在大漠之中开始了悲壮的旅行,其中九队在途中全军覆没,只有一位高僧带领的队伍历尽艰辛,到达了天德军(今内蒙古乌拉特前旗)的所在地。

在天德军防御使李丕的护送下,沙州信使在大中四年(公元850年)正月到达长安,见到了当时在位的唐宣宗。整个长安都轰动了,朝廷简直不能相信,汉人完全依靠自己的力量就能驱逐吐蕃,唐宣宗万分感慨,“关西出将,岂虚也哉”,这时,距张义潮沙州起义已经整整两年时间。

张义潮以沙州为根据地,“缮甲兵,耕且战”,于大中三年(公元849年)收复甘州、肃州,大中四年(公元850年),收复伊州。派往长安的信使带回了期盼已久的消息,极大地鼓舞了义军的斗志,大中五年(公元851年),义军以气吞山河之势,风卷残云,收复了整个河西走廊上除了凉州之外的所有州县,八月,张义潮委派其兄张义潭为信使,携带瓜、沙十一州图籍,向朝廷报捷。唐宣宗有感于义军的忠勇,下诏大力表彰,“抗忠臣之丹心,折昆夷之长角。窦融河西之故事,见于盛时;李陵教射之奇兵,无非义旅”,十一月,朝廷在沙州设置归义军,统领瓜、沙十一州,任命张义潮为归义军节度使、十一州观察使、检校礼部尚书,兼金吾大将军,张义潭作为人质留在长安,担任金吾卫大将军。

凉州原是唐朝河西节度使的驻所,辐射整个河陇地区,不拔除这个吐蕃据点,归义军的成果随时都有付诸东流的危险。从大中十二年(公元858年)开始,张义潮的部队东征凉州,由于人数不占优势,与吐蕃军队整整经历了三年的拉锯战。凉州集结了大批的吐蕃军队,而东征军总共才七千名士兵,凭着对大唐帝国的满腔忠诚,归义军人人舍生忘死,浴血奋战,“汉家持刃如霜雪,虏骑天宽无处逃,头中锋矢陪垅土,血溅戎尸透战袄”,大唐精神如同昂扬的鼓点,奏出了时代的最强音,吐蕃尸横遍野,屡屡遭到重创。咸通二年(公元861年),归义军终于收复凉州,打通了河西走廊,“河陇陷没百余年,至是悉复故地”。咸通四年(公元863年),朝廷让张义潮兼任凉州节度使,统领凉、洮、西、鄯、河、临六州,归义军高歌奋进,势如破竹,让大唐帝国扬眉吐气,傲视当世。

公元866年,北庭、轮台等地相继被归义军攻克,断绝多时的丝绸之路再度畅通无阻, 在张义潮的经营下,当地人物风化,很快一如内地。当时的河西,南有吐蕃骚扰,北有回鹘窥视,归义军一刻也不能放松警惕,“朝朝秣马,日日练兵”,与强虏抗衡。根据《张义潮变文》的记载,归义军仅在大中十年到大中十一年就与周边强敌进行过三次战斗。第一次是吐谷浑进犯沙州,张义潮带兵抵抗,大获全胜,张义潮的部队追击一千多里,活捉了吐谷浑宰相,并将之斩首示众,凯旋之时,全军高唱《大阵乐》,一如盛唐时的军威。第二次是回鹘、吐蕃劫掠伊州,张义潮的部队长途奔袭,与敌人决一死战,“两军相见如龙斗,纳职城西赤血流”,回鹘人被打得落花流水,仓皇逃窜。第三次是叛乱的回鹘人劫持唐朝册立回鹘使王端章,张义潮引兵出击,由于字迹残缺不全,这次战斗的结果不得而知,但张义潮的处境却是可想而知,危机四伏,一刻也不能掉以轻心。

咸通七年(公元866年),拓跋怀光率领五百骑兵进入廓州,生擒吐蕃权臣论恐热,将之斩首示众,首级传送长安,论恐热的部下在逃命途中,遇上归附大唐的豪酋尚延心,遭到重拳出击,实力大损,“吐蕃自是衰绝”,不复与大唐争雄。在基本没有中央政府支援的情况下,归义军光复了整个河西,“百年左衽,复为冠裳。十郡遗黎,悉出汤火”,大唐帝国的边疆再度重现盛唐的光芒,商旅络绎于途,使节不绝于道。

张义潮经营河西地区多年,深得人心,吐蕃留下的烂摊子,张义潮将之处理得井井有条。他在归义军控制的地区全面恢复唐朝制度,废除吐蕃的部落制,重建州-县-乡-里,重新登记人口和土地,因地制宜地制定了新的赋税制度。

在今天出土的敦煌文书中,就发现了不少当时征收官布和柴草的记载,反映了那个特殊时期的经济状况。吐蕃统治敦煌时期,废除了唐朝的通用货币,实行了原始的以物易物,归义军政权建立以后,一时无法实行货币交换,只得将赋税制度中交纳现钱的部分改用实物抵押,包括粮食、布匹和柴草等等。吐蕃统治时期各项水利设施遭到废弃,张义潮将之全部恢复,大力开沟挖渠,发展农业生产,河西地区很快呈现出一片欣欣向荣的景象,“三光咋来转精耀,六郡尽道似尧时。田地今年别滋润,家园果树似玉脂”。根据敦煌出土文物的记载,当时的沙州实行了请田制度,百姓可以向归义军政权申请荒田闲地,从事农业生产。全面汉化并不意味着对河西少数民族的压迫,归义军政权尊重少数民族的习俗,让他们的头面人物也参与政权的运作,共同构筑河西的繁荣。

咸通八年(公元867年),张义潮的兄长张义潭在长安去世,此前,他一直作为归义军政权留在中央政府的人质。为了表达对大唐帝国的忠诚,张义潮将河西的事务交给了自己已经成年的侄子张淮深,不顾自己已是69岁高龄,前往长安充当人质。入朝以后,皇帝给予了他很高的礼遇,册封为司徒,拥有丰厚的田产宅第。咸通十三年(公元872年),74岁的张义潮在长安享尽天年,安然去世,走完了他轰轰烈烈的一生。

张淮深执掌河西事务以后,对唐王朝尽心尽力,执礼甚恭,唐王朝却因为质子的原因,迟迟不肯授予他节度使的旌节,造成很大的失策。大顺元年(公元890年),张义潮的女婿索勋发动兵变,杀死了张淮深及其妻子和六个儿子。张义潮第十四女是凉州司马李明振之妻,对姐夫的倒行逆施十分不满,她再度发动兵变,杀掉索勋全家,拥立张义潮的孙子张承奉为归义军节度使,张承奉始终以大唐为正朔,直到唐王朝最后寿终正寝。

“今生岂料亲临问,特降天官出九重,锡赉缣缃难捧授,百生铭骨誓输忠”,张义潮的一生就是大唐精神的写照,爱国、爱家、爱华夏,他的铁血传奇映照了光耀千秋的尚武时代,金戈铁马,千难万险,只为心中的中华。只要中原腹地稳如泰山,失去的边疆可以自行光复,沦陷的百姓能够主动回归,这就是充满血性的唐人,这就是勇武雄健的唐人,这就是豪情万丈的唐代!